幸运农场开奖查询,幸运农场 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高手交流群 重庆幸运农场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www.basarps.com幸运农场出号规律 幸运农场开奖 幸运农场开户 幸运农场代理 幸运农场官网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幸运农场历史开奖 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幸运农场开奖号 幸运农场开奖视频 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幸运农场开奖查询 幸运农场开奖时间

幸运农场开奖查询 幸运农场开奖记录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Baidu

搜索

直播行业趋冷 死亡名单不断拉长

Filed in 蓝鲸TMT by 董军 07月25日 21:42 0 阅读量:112320
摘要:

2016年最热的话题是谁还没进入直播行业。而在2017年,讨论的焦点则是谁还能留在直播行业。大规模退场的当下,谁能活到最后。

2016年最热的话题是谁还没进入直播行业。而在2017年,讨论的焦点则是谁还能留在直播行业。

2016年被称为直播元年,在移动互联网带来了低门槛福利的同时,一大批直播企业诞生,加之资本的热捧,迅速催熟了直播市场。在这种趋势下,直播开始向人们生活中渗透,一时间“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成为很多人的日常写照。

然而,短短一年时间,直播就经历了成长、爆发、衰落、洗牌的全过程,盛景不复。自2016年第四季度开始,直播行业就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资本不再对直播无条件追捧,而是收紧了钱袋。而更多的用户,也逐渐从追捧转向了平常心。

虽然直播行业没有出现哀鸿遍野的凄惨景象,但也有数十家,甚至上百家直播企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关停,就像光圈直播倒闭、映客卖身,都只是直播洗牌过程中的一个缩影。我们回顾一下在过去一年里,直播市场究竟有多少玩家火爆登场又黯然离开。

从百花齐放到偃旗息鼓,也许只是咫尺距离


自2014年开始,直播行业迎来拐点,PC端的秀场直播渐渐褪色,移动直播转而变得更时髦。之所以发生这样的改变,是因为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赋予了移动直播天时和地利两个必要条件。

不过,移动直播没有立刻对传统秀场取而代之。经过一年多的发展,移动直播在2016年迎来爆发。由此,也引发了直播行业的一股创业热潮。

这其中不乏BAT等巨头的身影:百度独立运营百度视频,引入名人发展直播,还将直播与旗下业务,如地图、视频等相结合;阿里围绕核心业务电商推出淘宝直播和天猫直播,旗下来疯直播则涉足泛娱乐直播;腾讯除自家NOW直播、企鹅直播和腾讯视频的直播功能以外,还投资了斗鱼、龙珠等直播平台,覆盖了游戏、体育、明星、泛娱乐等多个维度。

此外,360孵化了花椒直播;一下科技的一直播与微博相互捆绑;自带话题的王思聪做了以电竞为主的熊猫直播;YY旗下有YY Live和虎牙两个平台。就连以内容分发起家的今日头条也希望在直播行业分一杯羹,上线了火山直播(现已嵌入火山小视频)。

巨头的入场让直播行业持续沸腾,根据《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报告》显示,从2015年第四季度至2016年第三季度,直播领域的投资金额增长将近400%,同期的互联网行业只有25%的增速。这样的增速足以证明,2016年第四季度以前的直播行业备受资本青睐。

由于资本追捧、巨头入局,以及行业门槛逐渐降低,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涌入直播行业,由此引发了直播行业的“千播大战”。玩家不断增多,直播所覆盖的领域也越来越多,游戏、泛娱乐、体育、教育、财经等细分领域都有所涉及。

在这种情况下,直播的用户规模也快速增长。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2016年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4亿,占网民总体的47.1%。而用户流量背后,自然是相对应的市场规模。根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仅泛娱乐直播的市场规模就达到了208.3亿元,同比增长180%。

有用户就有流量,有流量就有利润。这样的直播市场,自然而然就成为了2016年的风口。

然而,金钱驱动下的直播行业,很难回避野蛮生长带来的阵痛。资本加码让众多中小直播平台仓促上线,而门槛最低的泛娱乐直播领域就迎来了爆发式增长,行业问题也随之暴露。比如很多直播平台的主播都存在衣着暴露、低俗猎奇的情况,甚至还出现了直播“造娃娃”、“飙车”这种让人瞠目结舌的内容。

也正是直播平台的这种表现,充分印证了什么叫“no zuo no die”。

2016年1月因为发生了直播“造娃娃”的恶性事件,斗鱼被相关部门约谈,并要求整改。2016年4月,有关部门开展专项整治工作,约谈了斗鱼、YY等平台。

2016年7月,斗鱼、虎牙、熊猫、龙珠等多个平台又被约谈。而直播平台因为内容或主播问题被约谈的情况,直至今日仍在不断发生。

此外,直播平台巨额投入却难见盈利的尴尬局面,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而日益凸显。微博 CEO 王高飞曾对外透露:“直播的流水差不多要做到一个月 2 亿或者 3 亿以上才会有利润。”而能把流水做到上亿的直播平台,也是屈指可数。

因为盈利难,以及行业监管严格等因素的影响,直播行业的热度逐渐降低,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投融资次数的减少。据艾瑞咨询统计,2016年直播领域共发生投融资41次(近八成平台处于A轮前,包括A轮),而到了第四季度,融资次数就仅发生4次。

倒在血泊中的追风者,白骨已堆积如山

“直播起于秀场、闻名于明星、成于社交、正名于内容、赚钱于打赏及广告、疏于监管、变现于上市、衰于互相拆台诋毁、触礁于色情、亡于下一代技术兴起。”梦想直播CEO、原花椒直播CEO吴云松的这句话,很好的概括了直播行业的发展历程。

也就是说,色情内容和变现方式,以及新技术的兴起,都会对直播造成严重的冲击。而自2017年初开始,短视频迎来第二春,增长势头盖过了直播,资本关注度、用户热度正在赶超直播。直播行业的洗牌期已至,大批不具备竞争实力的跟风者被淘汰出局。

据懂懂笔记不完全统计,直播行业关停的平台可能超过100家,其中包括自身经营不善倒闭的和不符合规定被强制关闭的,仅今年上半年各部门就依法关停了72家平台。而这只是已经死亡的众多平台中的一小部分,名单还在不断拉长。部分名单如下:

其实,即便没有短视频的兴起,直播行业也已经问题重重。而导致直播行业遭遇如此境况的原因,总体来看主要有三个因素:

第一,同质化严重,泛娱乐直播最为明显。

由于泛娱乐直播是直播行业准入门槛最低的一类,不需要任何专业技术和人员,就可以开展直播。因此,在直播行业最鼎盛的时期,泛娱乐直播的参与平台最多,一个平台上的主播能够给用户提供的内容与其他平台主播无异,这就导致用户没有留在某一平台的必要条件,除非有强大粉丝号召力的网红主播。而泛娱乐直播因同质化内容而无法杀出重围的平台中,YY旗下的ME直播算得上一个典型的例子。

第二,盈利困难,缺乏资金实力。

在2016年直播行业火热的时候,有一定用户量的平台几乎都会拿到融资,因为投资人看重的是流量背后的变现。但是,直播如火如荼的另一面,却是平台变现难的尴尬。而这种情况,正是投资人不愿意看到的,他们也不会继续扔钱。

在这个阶段,没有背景单打独斗的平台,就会在竞争中被淘汰。比如因为资金问题而倒闭的光圈直播,创始人张轶也只是回应了一句“创业维艰,一言难尽”。

第三,日益趋严的政策,对行业产生约束。

直播行业的野蛮生长,内容的粗俗鄙陋,频繁抵触政策红线,这使得相关部门对直播的监管越来越严格。比如2016年9月,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直播平台必须“持证上岗”; 11月4日,网信办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实行主播实名制登记和黑名单制度;12月12日,文化部印发《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对网络表演单位、表演者和表演内容进行进一步详细规定等等。

这些规定的陆续出台,无疑会对直播行业产生限制,尤其是那些打色情、猎奇擦边球的平台。而且,持证上岗的要求,就会把一大批不具备资质的平台砍掉。

因为自身发展缺陷和外部客观原因,使得直播行业的热度仅维持了一年,战场上就已经白骨累累。而细数如今留下来的,几乎都是有背景、有实力的平台。只不过,即便是在洗牌中存活下来的平台,也要尽快找到独特的内容优势和清晰的盈利模式,只有保障用户流量和变现能力,才是活下去的必要因素。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鲸TMT网立场,转载需注明本文出处及原创作者姓名!

分享到:
112320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极客实验室更多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