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农场开奖查询,幸运农场 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高手交流群 重庆幸运农场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www.basarps.com幸运农场出号规律 幸运农场开奖 幸运农场开户 幸运农场代理 幸运农场官网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幸运农场历史开奖 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幸运农场开奖号 幸运农场开奖视频 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幸运农场开奖查询 幸运农场开奖时间

幸运农场开奖查询 幸运农场开奖记录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Baidu

搜索

争议中的平井一夫,能否带领索尼重现昔日荣光

Filed in 投稿 by 歪道道 08月07日 11:28 3 阅读量:34357
摘要:

索尼早已不是当初的索尼,市场形势也已经不是技术为王的时代,而这些恰恰是作为集团总裁应该考虑的,可能也会是平井拯救索尼的可能性所在。


百年宿敌,强弱更替,当新世纪之初全球电子消费品和制造业的荣光还归属日本之时,我国只是个刚刚踏上互联网征程的新人。然而十多年过去,日企全面衰竭,我国则成为继美国之后最接近下一代技术潮流的国家,可谓是物换星移、风云几度,当然这种颠倒也是国人喜闻乐见的。 

如今,日企虽然技术灵魂犹存 ,但仍没有挡住时代变革下品牌的急速没落,这或许是未来日本将要面临的世纪难题。就像东芝,闪存出售受阻,股票也于近日被调降至东京证券交易所二板,这意味着资不抵债的困境很有可能导致明年摘牌退市。 

不过,与众多日企面对的迫切局势相比,索尼倒是出现了些许复苏的迹象,尤其是2017财年第一季度的报表,透露出平井一夫五年来苦心孤诣的成果。只是,这位一直低调谦逊的继任者真的能让索尼起死回生吗?

索尼背后的男人

文质彬彬、谈吐得体,再加上不俗的外表和标准的日式微笑,平井一夫在一众集团总裁中显得有些特立独行,尤其是相比国内大佬的配套式励志成功学,“姨夫”的经历可以称得上是平淡无奇了。从一个少年得志、见识广阔的富二代,到临危受命、成为跨国企业的掌门人,一切看起来都像是顺理成章。

只是,古稀之年的索尼正在经受市场最无情的考验,徘徊于堕落和重生之间,此时,平井一夫的就任和改革,成则力挽狂澜、功名加身,败则断送辉煌、失落收场,即使最老道的华尔街管理者,也不可能志在必得。不过,也正是因为索尼颓势难掩,才令这个长时间隐藏在丸山茂雄和久多良木健背后的男人,正式登上舞台。

平井一夫的平步青云,离不开这两个对索尼来说居功至伟的创始人的提携,也正是在他们身边,平井才积累了大量的管理经验。当然,最开始他也只是进入CBS Sony的一名底层员工,机缘巧合之下,凭借流利的英语、年少时丰富的阅历和见识被丸山茂雄收入麾下。

但真正给平井施展商业才能的人其实是久多良木健,在成为索尼总裁之前,他对集团的功绩也正是来源于索尼电子娱乐(SCEI或SCE)。

1993年,丸山茂雄与索尼共同出资成立了SCE,丸山担任董事长。彼时PS空前的成功,使得索尼内部对于久多良木健乃至游戏事业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久多不仅成为了SCE的总裁,SCE也从原来的第二级子公司跃升为直接接受索尼集团管理的企业。

此后不久,为了PS在北美的关键市场取得进展,也同时为后续机型和下一代主机提早研发,久多良木健必须找到一个值得信任之人,他想到了当时还是丸山助理的平井一夫,一纸调令也就成为了平井改变人生的机遇。

在这片成熟的游戏市场上,平井的销售和管理才能得到了最大释放,不仅接连取得和任天堂、世嘉之间的关键销售战,成功实现了北美地区的有效反击,而且PS产品爆红带动了全球游戏主机市场的迸发,在此后几年里索尼更是死死地压制了竞争对手的步伐。总而言之,北美市场和SECA可以算得上是平井在整个索尼集团崭露头角的一方福地,就连以后升任总裁,这些业绩也是董事会最好的考量。

不过,当时平井一夫的亮点在PS之父,也就是久多良建木的光辉下还是显得有些黯淡,这位凭借PS在游戏领域被封神的存在,在索尼内部权倾一时的同时,还聚拢了舆论全部的赞誉。即使如此,平井还是依然谦逊地做着久多背后忠实的协助者,在PS3出现产品危机的时候也是尽力弥补北美市场的滑落。

2006年,久多良木建在外籍当家斯金格的斗争下,终为PS3惨淡收场的后果担责,从此引咎“退休”,而平井一夫自然而然就成了SEC最合适的继任者。但是随后历经数载,索尼这艘巨轮在斯金格的百般努力下还是满目疮痍,甚至一度到了破产谣言四起的地步,不得已公司最后将权杖交给了平井,外界称之为“延误已久”的决定。

争议漩涡中的救世主

2016年4月底,索尼公司公布了2015财年业绩报告,营收717.32亿美元,净利润13.08亿美元,这份平井上任四年以后交出的成绩单,意味着索尼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转亏为盈。同样是今年的4月份数据显示,2016财年索尼总收入同比下滑6.2%,运营利润下滑1.9%,但主要原因是受日元汇率上涨的影响。

而且随后,从2016、2017财年第一季度公布的业绩对比状况来看,今年索尼的总体销售额达到165.9亿美元,同比增长15.2%,而营业利润同比增长高达180.5%,为14.7亿美元,无疑是索尼颓势以来最亮眼的财报。

走马上任的五年时间里,平井一夫似乎真的成了扭转局面的救世主,但实际上,不管是如今的财报显眼还是一开始的业务重组,质疑和批评之声从未间断,而根结可能就在于一个非工程师的复兴思维,和整个日企根深蒂固的技术至上观念的抗衡。

2015年索尼财报转好后,众多前高管集中表达了对管理层的不满,前首席财务官及副董事长伊庭保认为平井一夫当前的战略,放弃了索尼专注于工程师文化的传统。这其中还包括久多良木健,他直言不讳地指出平井忽视创新,只重视降低成本。

不得不承认,索尼过往的辉煌确实是被一代代创新性产品推上高潮,尤其是在过分依赖技术工艺和推崇工程师文化的日本,平井的策略在老一辈高管的眼中无疑是在丧失最本质的企业灵魂。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事实,索尼早已不是当初的索尼,市场形势也已经不是技术为王的时代,而这些恰恰是作为集团总裁应该考虑的,可能也会是平井拯救索尼的可能性所在。

日企普遍衰退受多重因素影响,但有一条不容忽视,就是渗透在日本企业文化之中的技术偏执。这种精神曾使日本一度领先于全球制造,但是也导致两种后果,一则以工程师需求代替用户体验的傲慢,二则产品极致的追求导致企业成本不堪重负、营销落后,以如今的市场特点来看,这两者无疑是与之格格不入。

尽管日企已经在尽可能地将目光投向用户需求,但直线式下滑的趋势并没有改观,众多称霸一时的巨头危机难解,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垂垂老矣的掌门人还是寄希望于技术奇迹,不得不说,难免有些不切实际。从这个角度来讲,平井一夫作为一个非技术人员,全局意识和开阔思维无疑能给索尼带来不同的变革,即使这种尝试不一定会成功。

时至今日,索尼业绩明显好转给平井的中期计划带来了稳固军心之用,也说明之前进行的多次企业重组,一定程度上适应了市场局势的变化。值得一提的还有,相比九十年代索尼集团内部子公司各自为政的分散体系,平井的业务架构改革更倾向于塑造一体化的整体,这于尚未摆脱危机的公司而言起到了稳定作用。

总而言之,如果说索尼是一艘航行在暴风雨中迷失方向的巨轮,那最有可能拯救全员的只有船长,这也是考量平井一夫真正能力的时刻。

平井一夫能成为下一个郭士纳吗?

提到IBM,没人会质疑郭士纳的功绩,而且关键是他临危受命、出任首席执行官,领导IBM从一个计算机硬件制造公司,成功转变为一家以服务和软件为核心的服务型公司,复兴了这家百年老店。从这点看来,平井一夫的处境和当年的郭士纳何其相似,不同的是,后者已经是完成式,而平井却还在这条不知前景的道路中探索。

纵观郭士纳在任时的复兴过程,和平井这五年来的作为相比,其实不止是掌舵一个处境困难的公司这一个相似之处。从大规模改组、开源节流到调整重点业务,平井行事果断的风格都颇有当时郭士纳的风范,而且目前使他备受争议的一些举措,和郭士纳早年承受的压力也有些异曲同工,这是否说明平井有可能成为索尼的郭士纳呢?

其一,同样作为一个技术外行,郭士纳曾经任职于美国运通信用卡公司和食品公司,更非计算机爱好者,而平井一夫是个彻头彻尾的文科生,几乎不懂产品创造。虽然他毕竟是索尼多年培养的嫡系管理者,但这点还是成了众多前高管批评索尼丢弃创新精神的一个依据。

不过没有高科技公司背景的郭士纳在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高科技公司里创造了一个奇迹,可见即使是波诡云谲的商业竞争,也不乏奇迹制造者,没人能否认下一个不会是平井一夫。

其二,在开源节流和业务割舍方面,平井的大刀阔斧在某种程度上可谓是承袭了郭士纳的作风。当年,郭士纳同样为了IBM尽早摆脱亏损,最先开始裁撤冗余部门和项目,继而毫不留情地变卖资产,包括硬盘业务、PC业务,甚至是公司大楼。

平井一夫的决绝更是不遑多让,除了裁员超过2万人,他还出售东京及纽约总部的大楼,变卖索尼与夏普合资的液晶面板公司的股份,把化学业务卖给日本发展银行,将出井伸之最自豪的VAIO系列笔记本也从索尼剥离了出去。与郭士纳的想法相同,这些举措除了增加利润,更多的是为了聚焦核心业务。

就目前来看,郭士纳的改革成功地带领了IBM实现转型,而在平井的努力下,索尼的业务组成也发生了不小的改变,从数码相机、电视等传统业务转向了图像传感器、互联网娱乐服务和游戏软硬件,只是这个发展方向的正确与否,还很难说。

其三,在削弱企业原本的创新力上,郭士纳也曾经历平井现在的尴尬,这来源于对IBM实验室的改革。上台后他曾大量削减研究经费,砍掉了一些偏重理论而没有实际效益的研究,这次变动致使很多科学家相继离职,直到现在,还颇有争议,但不可否认产研结合是公司盈利的根本。

平井一夫也是如此,前高管多次拿工程师离职的事情进行批评,可能对于崇尚工程师文化的日企领导人来讲,这无可厚非,不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索尼如今的现状已经很难再容许高成本、高投入和高风险的项目,但这并不代表索尼就完全抛弃了研发,PS VR就是个例子。

从1993下半年起,IBM的郭士纳时代业绩突飞猛进,在超越原来顶峰时期之后还保持上涨趋势,无疑这次改革空前成功。而平井一夫的复兴逐渐显示出相似的状态。

据索尼官网显示,公司史上创造最高业绩的2007财年,营业额为887亿美元、净利润近37亿美元,而仅从2017财年第一季度的表现来看,索尼有望今年实现5000亿日元(45.3亿美元)的利润,从而赶超过往的业绩高峰。

这或许意味着索尼在平井一夫的领导下产生了复苏迹象,若是如此,于整个颓败的日企来讲,应该算是一种福音,而平井也将成为继郭士纳之后又一名力挽狂澜的CEO。

从繁荣到衰败,有可能只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从衰败到复兴,却需要触发产生奇迹的巨大力量,失败是常事,成功才是异数,平井一夫的考验也许只是开始。

而除了索尼信徒,索尼大法能否重现昔日荣光,我们只需要做一个安静的看客,拭目以待。

歪道道,科技媒体人,互联网分析师。微信公众号:歪思妙想(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鲸TMT网立场,转载需注明本文出处及原创作者姓名!

分享到:
34357
要评论?请先或者注册

极客实验室更多

专题报道更多

专栏推荐

新闻发布会更多

新闻排行榜

蓝鲸通道

我要投稿 管理文章 进入社区 蓝鲸TMT下载